讲讲毕业一年,老姜玉米排骨靓汤的做法

图片 2

因为有些感冒,所以在汤里加了老姜,姜皮性寒,要去除哟

我刚进公司实习的时候,老姜也才签完合同。入职半个多月,我对新工作终于上手了,老姜已经是他们公司的二把手,整天跟着老总到处出席重要会议,做为核心团队成员对公司发展做出决策。

老姜算是2404的主心骨。

电卡没电了,wifi信号不行了,房东请的家政服务又没来……一有问题,微信群里五双眼睛齐齐盯向老姜:“姜校长,怎么办?”

老姜从容不迫地从卧室走出来吼一声“都出来”,其他房间的人都哗啦啦出来围一圈,老姜开始分配,你联系房东,他联系家政,老姜找房东要来了电卡,一停电就穿着睡衣冲下楼去充电。事情就都解决了。所有人也都习惯了这样。

老姜是第一个住进2404的,唯一一间带飘窗的大卧室被老姜租走了。看房子的时候老姜算是把两个房东溜得辛苦,中介和房东陪着老姜花了一个星期时间看完了房东手底下所有房子后,老姜终于选定了这间,房东都写好了合同,老姜提起笔要签字的前一秒突然反悔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哩个当之势撕了合同,说:“我要再考虑考虑。”然后一把揪出中介拉到厨房说:“你给我把房租再砍掉五百,我多给你二百中介费。”中介一咬牙:“我试试!”于是又吊了房东一个星期之后,老姜满意地住进了这间房。在见到他的房间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租得很划算。现在楼下中介的小伙子每次见了老姜都要拉他进去喝喝茶:“姜哥,对面又空出一套房,有兴趣看看不!”老姜光喝茶不说话。

老姜三个月之前刚刚创业失败,一米八的大老爷们儿在街上给家人打电话哭得喘不上气,不是因为赔了钱,而是合伙创业的是自己大学最好的两个哥们儿,都随着创业的失败而掰了。老爹劝老姜回家去,凭家里的关系,用得着吃这份苦么?老姜想了想,不行,衣锦才能还乡呢!毅然挂了电话抹干眼泪准备继续在这个城市打拼。

好在老姜朋友多,暂时住进了一个哥们儿家缓了几天,快没钱吃饭的时候就租了个车去跑滴滴司机,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7个小时,剩下时间都在跑路,一天累死累活也能挣三四百。朋友看不下去了,摸出一摞名片:“哥们儿你挑,看中哪个单位我去联系。”老姜翻了一遍,选了一家地产集团与国企合办的公司,专业很对口。面试的时候,老姜求职的岗位领导正好不在,而这个人的位置老姜用了二十天就取代了,这都是后话。公司老总直接面试,老姜连简历都没带,却居然跟老总聊了近一个小时。聊完天要走,老总问老姜下周能不能来上班,老姜一看日子,快到十一小长假了,干脆地说:“来不了。”于是搞定了工作的老姜又耍了半个多月才去上班。

2404刚住满的时候,我张罗室友们一起在老姜的房间吃了顿火锅。因为只有他的房间能盛得下六个人。室友们基本都是刚毕业一两年的大学生,才离开校园步入社会的青涩的90后,包括老姜。如果不是他亲口说,我是不会相信的。我们公司和老姜公司合作的活动上,我的80后领导认识了老姜,一直都管他叫姜哥,老姜讲给我听的时候我笑出了声。

老姜并不显老,只是看起来成熟稳重,我们初入职场时的窘态和腼腆他一点都不带。火锅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老姜点起一支烟,翘着二郎腿把在座的室友们挨个调戏了一遍,然后悠悠地给我们讲起了他的故事。隔着火锅升起的腾腾雾气,我望着老姜,看起来那么意气风发的脸,眼神却是一副看透生活的模样。

老姜说他从小就是扛把子,学习成绩一般般,但是从小学一路到大学都是班长。每次开学,新换的班主任都直接把他拉出去:“就你了,班长。”于是,“老姜”这个称呼也就这么一起跟随了很多年。

老姜为人爽快仗义,兄弟遍天下。大学的时候老姜在班里威望颇高,班里男生女生有个事儿生个病什么的第一反应都不是找辅导员而是找老姜。同寝室的两个哥们儿小朱和大刘一起出去旅游,回来大刘说手机丢了,钱包里钱貌似也少了。老姜寝室的人都是大大咧咧的,个把零钱经常是随意往桌上扔,钱包里有多少钱也没在意过。老姜留了个心眼,又往桌上撒了一把零钱,没几天果然又没了。毕业聚餐那天,老姜喝了点酒,把小朱拉出去一块上厕所。一进厕所,老姜就把小朱按在墙上:“我问你,大刘的手机和钱,还有我们桌上的钱是不你拿的?”小朱默默低下头说了声“是”,老姜一巴掌呼了上去:“你他妈是多缺钱,四年的兄弟你也偷你跌不跌份儿?”小朱的半边脸立马肿了个高。听见动静的大刘趁同学们没发觉立马把二人拉了出去。站在街边上冷风吹得嗖嗖的。大刘说:“老姜你干啥?”老姜看了他一眼,又把腰弯成九十度对小朱深深鞠了个躬说:“我为我这巴掌向你道歉,也请你为你的行为向兄弟们道歉。有啥困难直接说就是了,偷偷摸摸不是老爷们儿的行径。”小朱瞪时眼泪就下来了,大刘叹到:“小朱你也是牛逼啊,大学四年我就从来没见老姜给谁鞠躬道过歉。”

刚进大学的时候,老姜不像很多同学那样,面对崭新的生活或是一脸懵逼或是眼花缭乱,他直接瞅准了校电视台。第一次进编辑室的时候,一堆堆专业设备让老姜倍感兴趣。师兄师姐们都忙着拍视频剪片子,没有人带老姜,于是每天中午,老姜都拎着一堆盒饭,横穿半个校园跑去编辑室,师兄师姐们都很是欢喜,于是趁着他们吃饭,老姜开始捣鼓设备,时不时问问旁边忙着扒饭的师兄。大一课不多,老姜经常下了课就钻到编辑室里去了。半年后,老姜干掉了很多师兄,凭借熟练的技术和妥妥的人缘在换届竞选中全票当选学生干部,风风火火地忙了起来。

比起所谓的学生会干部,老姜才真真是打入校领导圈子的人,校里凡是有大事大活动需要电视台的,领导议事时都带上老姜。于是经常能看到老姜一脸正经地跟着校长出席各种会议。

到大三大四的时候,老姜已经是全校的风云人物了,所有老师同学都知道有这么个大忙人。于是有的任课老师就对老姜说:“姜啊,我的课你不用来上,忙你的去,期末成绩不用担心。”于是老姜有事没事就租个车带着一帮人翘课去周边自驾玩几天,到了期末只有老姜一个人一门课都没挂。

老姜刚大四的时候,校领导找到了他,希望他能留校当老师。于是还没毕业的老姜就已经找到了工作,从人家的学长、同学变成了姜老师。但待了半年就觉得没意思了,老姜想:“不能老在学校啊,我得上社会上去摸爬滚打去。”然后果断走了。

老姜刚到现在这家公司的时候,没什么事情干。他掏出烟问问周围的同事:“哥几个都抽烟么?”于是三个两个的每天休息的时候都约出去抽会儿烟,顺便给老姜讲讲公司的事。几天下来,老姜把公司的核心业务、部门架构甚至复杂的利益关系全都弄了个明白,于是工作中哪些是雷区,哪些是机会,都把握得住。老姜最开始是业务助理,其实就是整里整理资料,做做会议记录之类的。跟着老总去和各个公司的老总开会,没有位置,老姜自己搬个塑料凳子挤在角落抱个电脑记。一位老总提起了一个创新的科技产品,并询问这个产品在市面上的价格,在座的老总们一个都答不上来。趁着休息的几分钟空档,老姜跑到走廊上开始给朋友挨着打电话。因为专业对口,老姜很多朋友都是这个圈子的,对于行业和产品也都能掌握第一手资料。几个电话下来,老姜拿着记满了一整页的资料进去递给老总。老总一看就乐了,举着本子说:“看看,这就是我们员工的办事效率!”

老总越来越赏识老姜,但是作为一个新人,老姜仍然进入不了公司的核心团队,最大的阻碍是老姜的直属上司。老姜的上司陈跑跑是个喜邀功又善妒的人。手底下的人做得好都是自己的功劳,如果谁冒头了,风头盖过了陈跑跑,那么这个人就要随时做好被甩锅的准备了。老姜很明白这一点:他俩之间早晚都得走一个。防人之心不可无,老姜开始着手了解他这个上司了。既然都是一个圈子混的,那就好办了。陈跑跑在这个行业做了多年,转一圈都是认识他的,再不济也是点赞之交。于是老姜又叫了一帮自己的朋友一起吃饭,挨个打听,你一言我一语的评价就凑出了一个完整的画像。老姜又把他们手机全拿过来一个一个翻陈跑跑的朋友圈,把其他圈子里的人对陈跑跑的评论也都一一截图记录。一顿饭吃下来,老姜基本了解了这个人存在的问题和短板,就不怕他来招惹了。

如果没有老姜的存在,陈跑跑的职业生涯应该不会结束得那么快。老姜刚调查完陈跑跑没多久,陈跑跑自己就出现了一个大纰漏。公司总部要求收集五十部纪录片并规定了最后上交期限。这件事是陈跑跑负责的,他赶在deadline之前交齐了五十部片子,但却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没有版权。这些片子总部要经过甄选拿到电视台播的,但是版权纠纷不是闹着玩的。

总部一个电话过来,要求一周之内补齐版权证明。老总勃然大怒,这么短的时间里联系并保证拿到版权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老总把老姜和行政负责人叫到办公室说:“你们给总部打个报告先承认错误,说清原因,版权证明…能补多少补多少吧。”

出了办公室,老姜略一思索,对行政负责人说:“帮我调一辆公司的车,再请一个星期的假,你只管打报告上去,就说保证一周之内交齐材料。”于是,老姜开着车出去了。他用三天的时间跑遍了全城的广告公司、发行公司、出版公司等等,还回了趟学校找到了曾经校电视台负责管片子的老师。周五上午,老姜拉着一箱的版权证明材料和一个硬盘回了公司。一进公司,他把东西全甩桌上,招呼整理材料的同事:“这有七十部片子和版权证明,速度整理好寄总部!”说完自己跑回去倒头就睡了。

片子和材料都按时交了上去,没有耽误总部的工作进度,老总十分满意,乐呵呵地把老姜喊到办公室夸奖,并痛批陈跑跑做为上司的办事不力。老姜趁机把自己搜集到的信息说给老总听,尤其是陈跑跑在外借公司之名谋私利,风评十分差。老总听了更是不得了,一份报告打到了总部,总部批了红头文件下来:陈跑跑此人与本公司无关,不代表公司形象,且终生不再聘用。

陈跑跑就这么走人了,而且因为公司在行业内名气比较大,这么一份红头文件下来等于是把他从这个行业赶了出去。老姜取代了陈跑跑的位置,并且成了老总的心腹,公司名副其实的二把手。老姜说,每天的工作就是和公司其他几个领导坐在一起讨论公司的大事。

我问老姜:“你怎么那么有信心能补齐五十部片子和版权资料?”老姜一脸轻松地说:“我找了学校一个管片子的老师,他那里收录了几百部学生作品,我只管挑就是了。”

“那一个一个联系学生去要版权也需要时间啊!”

“我直接说服学校出了一个证明,证明这些版权材料有效,之后他们自去联系学生就是了,就算有学生觉得版权被侵犯来找麻烦了,也是学校担责。”

“你是怎么做到让学校心甘情愿替你担责的啊?”

“我给他们许了说明年帮他们做一场大型宣传活动。”

“那你没跟公司联系好就这么许,万一公司不愿意配合怎么办?”

老姜狡猾地一笑:“明年的事儿谁知道呢?我又没给他开证明。”

好吧,空手套白狼,真够狡猾的。我抬眼看了看老姜,他悠然自得地抽着烟,好像在讲别人的事一样,其他室友都被他震得一愣一愣的。是了,这一屋子都是刚二十出头才开始打拼的穷学生,哪个不是天天在职场上装孙子的,怎么老姜就这么老道。

我说:“老姜,我绝对不想和你这样的人共事,指不定哪天就被你搞死了!”老姜说:“职场就是这样,你不搞别人别人就来搞死你。何况我并没有害人,我只是把一个小错误给他说成了一个不可饶恕的大错误。”

我抬眼看着他用定型啫喱整理得一丝不苟的发型,想起经常半夜起来撒尿时遇到醉醺醺的老姜回来在卫生间狂吐,我想,这个操蛋的世界上,谁混得不容易吧!

  老杨和老姜住对门。

老姜玉米排骨靓汤的食材

  都只一间屋,没有厕所,也没有厨房,做饭只有在走廊。许多不便,十分显眼。老杨和老姜都盼:调房。

  终于有一位职工调走了!领导宣布:统一打分排队。

  一排老杨排在了老姜前面。

  老姜不服,就去找领导,老杨恰好也在。

  老姜突然泪流满面:领导,你要替我作主呀,我工龄比老杨长九年,他却排在了我前面。

图片 1

  老杨不软不硬:你工龄是比我长九年,可我的小孩已经九岁了,你的小孩呢?

  老姜夫妇没孩子。

  老姜的脸上一下子就黯了。

  领导趁机圆场:老姜啊,老杨本来比你分少,但加上孩子分就比你多了——你主要没孩子。

  从领导室出来,老姜心里刀割似地疼。连领导也说咱没孩子——没孩子什么都比别人矮一截。

  回到家,老姜一时气不过就揍老婆。老婆狼嚎似的哭叫传进老杨耳里,老杨就对媳妇说:要不,咱就把房子让给老姜算了!老杨媳妇剜了他一眼。

  老姜的老婆实在忍不住,猛地拉开门跑到走廊,冲老杨的门喊:救命呀——

  老杨出门去拉老姜,老姜说:谁让她生不出孩子呢?说完顺手抓起菜刀向老婆砍去。眼看要出人命了,老杨大喊一声:别打了,我把房子让给你们。

  老姜立即住了手。老姜的老婆就扑通一声跪在了老杨面前

  房子就这么让给了老姜。

  老姜搬走后,对门住进了老殷。

  老姜把钥匙交给老殷的那天,老殷找到领导说:下次调房就该轮到我了。

  领导说:不是你,是老杨。

  老殷说:老姜排在我前面,我排在老姜后面,不是我又是谁?老杨是主动弃权了。

  领导哑口无言。

图片 2

  老姜得知此事,就坐卧不安。老姜对老婆说:难道咱们眼睁睁看着老杨永远调不上房?老姜的老婆几乎要哭了:你说咋办?我即使是个魔术师也变不出个孩子来。想了半晌,老姜说:咱去抱养一个吧!老姜的老婆也想了半晌说:中!

  老姜就抱养了个孩子。

  孩子入了老姜的户,老姜的分自然就升到了老杨前面,而老殷的分就排在了老杨后面。

  这时,又腾出了一套房。

  恰又在老姜的对门。

  老杨媳妇顾虑重重:给老姜让房时我不同意,将来对门这种关系怕处得别扭吧?老杨随口说:你还不一定能住上呢!

  岂料这随口一说还不幸言中。

  老殷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市新长征突击手奖状交给领导,要求加分——文件规定,获市以上奖励的,要加3分。3分一加,老殷就比老杨不多不少高出0.1分。领导去查奖状的真假,一查竟真有那回事。

  当头一棒,老杨被敲懵了。

  老杨夫妇抱头痛哭。

  老殷搬家那天,左邻右舍都搭了手,就老杨夫妇没搭

  一晃好几年过去了,单位一直没有机会调房。

  老杨的孩子越来越大,三口之家越来越不方便了。

  这天,老姜领着老婆孩子到老杨家串门,没地方坐,就都坐在床上。老杨的孩子只好蹴在床边做作业。老姜的老婆眼睛湿了:我真过意不去呀老杨的媳妇打断她的话:别说了,原先我们是相处最和睦的对门,希望以后成为最和睦的同事。

  一阵短暂的沉寂后,老杨闲聊似地对媳妇说:看来调房是没指望了,我们调走吧!媳妇说:换个单位是不是就能立即调上房?如果还是这个情况呢?老杨无言以对。

  老姜夫妇领着孩子默默地走了。

  过了些日子,老杨在外租了一套房子。

  叫了几个人,叫了一辆车,正叮叮咚咚准备搬时,老姜来挡住了。老姜对老杨说:你搬到我家吧,我调走了——他把手上一张纸扬了扬,看,调令都开好了。

  老杨一把抓住老姜的手:你

  老杨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杨媳妇鼻子一酸,但最终还是没掉下泪来。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